就像怕死一样活着_

梦 叁

       连续五个多小时的ID,终于把VIS的第一部分给打发掉了。深深感觉到,要是没有提升自己的技能,对于很基础的作业,自己只能是机器,重复操作低级无味的动作。

       终于是在四点作业卧倒在床了,腰酸背痛,就差骨头散架了。 TOT  无尽的悲伤。

       早上时间,迷迷糊糊又开始会周公了。梦里又是伤痛。

       兴许是收到白天发表的说说影响,梦起了蕾丝事件。梦里自己一个人徒步爬山,往老家的方向走。山路很崎岖,走的确实是垂直笔挺路线,一路向上。感觉山路就像是收到雨水的冲刷了,一点都不牢靠,途中还有些小石子往下掉,悉悉索索,没有一丝安全感。很懊恼自己怎么会选择这样的方式回家。

        虽是懊恼,但左脚右脚还是不断超越彼此,停歇的意思一点都没有。走着走着,眼睛扫描到了周边出现了两个人。似是登山爱好者,或是野外爱好者吧。背着一大个双肩包,和我走的方向相反,向下。很好奇的看着他们,其中一个走得很安静,似是感情没有波澜的走。另外一个有点疲倦的把眼神投向了我。他很美,有点妖娆坏坏的帅气样。

       路上偶遇一美人胚,虽没有对话,但心情同样也是一下子up了点,小小欣喜。

       后来不知是道路越来越糟糕,还是天气状况越来越差,行走越来越艰难。看不到家的时候,又遇上了那两个人。或是基于我是当地人,我便领着他们两个在一个小屋里暂居下来了。 我们在屋里多少聊天。那个安静男,却是有点木讷,感觉是平时比较少和别人接触吧。自己多少叽里呱啦的聊天下来,既然打动了安静男。安静男对我表示了好感,可是我不想和他在一起,我的心里想的是坏坏男。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残忍,假装接受安静男,可是转身又给了他一个谎言,让他呆在这里,别到处乱走。他乖乖的应允了。很悲伤的是后来因为泥石流或是什么自然宅男,小木屋收到侵损,因为我的话。安静男死在了里面。 

        我和坏坏男驾车想要迅速逃离后头追赶的泥石流,或是什么变异的怪天气。逃得很慌忙,一路狂奔。却陷入了一个更大的灾难之中。我们的车驶入了一个传染病区。那个区域的传染病很严重,传染率极高,被传染的人皮肤会慢慢的溃烂,痛苦直至死亡。当地的人对于传染病很无措,只能把传染病人隔离起来。而恰巧的是我们偏偏进入这个该死的地方。

       进入不久之后,坏坏男似乎身体有所反应。他要我马上离开他,离开隔离区。我表示不愿意,想要和他在一起,想要救他。可是他深知这个很难治愈,又太危险。对我表示说,不用怕,我很快就好了,你在外面等我,让我安心点。听到这个,自己虽然很难过,可是也很欣慰,坏坏男是爱自己的。

       后来我就出去了,坏坏男就把自己迁到了一个地下室。那个地下室里的传染病人病情稍微好点,没有向地面上的人那样恶劣。地下室空间一整个的潮湿暗沉,他在里面,靠着墙壁坐着,默默的忍受着疼痛,脸上的皮肤已经开始溃烂了些。他很无言。

       我想他,我以一个很单纯很美好很天真的想法,确实以为坏坏男真的是慢慢的在痊愈。我走到地下室外头,对着他喊,想要知道他的状况。他探出了脑袋。一大部分的身子还是在阴影之中。他向我微笑,阳光照射在他的半边脸上,很灿烂的很帅气。看到他这样,感觉似是好了很多,很开心。我问他,身体怎么样了,要好了吗。他很轻松的对我说,要好了。之后他要我离开这个地方,等好了再来找我。

     听了他这句话,我信以为真,傻傻的退回来,把他一个人留在了那。之后我很安心的等待了很久,可是他还是没有回来。再后来,我惶恐了。我听到了别人说,那个地下室已经塌陷了,里面的人早就被传染病折磨死了,而且死得很痛苦,死相很难看。

     我怔怔的听了,他死了。死了。眼睛顿时酸涩,心脏似是禁脔了般的疼痛。都是我,坏坏男才会得到传染病,才会死。我还这么天真的以为他真的好了很多,那只不过是他为了保护我的谎言。

        好痛。

 

 

 

梦记 贰

  这是前几天的梦 

  里头自己和一个长得不错的男人相爱了 只是两个人彼此爱护 却不曾表白过 这样的感觉 细腻而美好 很爱

  不久之后有个暗恋我的人 甲 他怂恿男人进入一个密室 那个密室就像一个小厂子 不过里头的东西都很先进 更像是一个集体的基地 甲对男人说里头出问题了 自己整不来 要他进去看看

  看着男人进入 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 表示不想他进去 可是男人却对我说 里面出事故了 自己有责任进入好好处理的 话毕 拿开我握着他手臂的手 进去了

   之后果不其然 男人在里头被大机器的齿轮所碾死了 血肉模糊 

  自己听到了这个消息 撕心裂肺 那天男人本是想要表白了 可是却因为甲的话语 来不及表白他就去了 

  自己很悲伤 对甲很愤恨 一度认为是甲的阴谋。。

  悲伤 遗憾 愤恨

 

  再之后醒了 迷迷糊糊又睡去  续梦了

  男人莫名活过来 出现在自己面前 自己很爱怜的抚摸着他的脸

  一会后 就对男人说 想要弄明白他之前怎么会死去的 看是不是那个甲的阴谋所致

  男人对于这个好像并不热衷 对自己表示说 不是甲导致的 似是在让我不要对甲有愤恨

  虽是如此 但仍有不甘。

梦记 壹

  里头自己坐客车想出去玩,结果误坐了反方向,经提点,赶忙下车

  可是那时,天色已暗,没有返程的车了,这才懊恼自己干嘛这么晚了还想出来玩的

  无奈自己在这深山里往回走,刮起阴风,自己两手抓着帽檐,之后就被风吹得两脚离了地,晃晃荡荡 

  风停了,脚着地,起了点雾,朦朦胧胧中,前头的有个小屋,屋外的小院里有个人坐着,单纯的坐着,眼神空洞,似死尸

  虽说那人是妹子,可是怕死的自己,还是很胆小的绕道悄然逃离了。

  很怯弱 很害怕